我的山寨情人-形婚指南-文章中心-形婚网
亲,您好,欢迎来到形婚网!  |  登录  QQ登录  新浪微博登录  开心网登录   |  注册
发布时间:2015-06-02 10:12

分类:形婚指南

我的山寨情人

阅览次数:

 
两年前,我应聘到李争的电脑公司,他的公司很小,加上我只有两个员工,另一个是个才二十出头的大男孩。
 
李争俊朗帅气、老练沉稳,再加上他熟练的业务水平,让我倾慕不己。作为出身一般,长相无奇,平凡而安静的单纯少女,能有这样的夫婿是我的理想。当然对李争我也只能想想,我有男友杨冬,在另一家电脑公司上班,美其名曰的男白领。虽然气质赶不上李争,但我们己被双方父母认可,我们曾约定:三年内完婚。
 
李争对我向来不咸不淡,关心中显得客套,他常到外面话吧去打电话,隔着玻璃窗,可以看到他一脸甜蜜的笑容,只有恋爱中的人才会有那种表情。李争有女友吗?但他从不对我提起,而我也不想问,隐隐觉得那会让我受伤。
 
公司的大男孩告诉我:“李争,其实是结过婚的。”可他为什么从来不提起呢?不愿提及妻子的男人多半婚姻不幸福,但那玻璃窗后的笑容又是给谁的呢?
 
 
李争的手机常接到一些让他表情冷淡的电话,我猜是他妻子。
 
一天,李争放在桌上的手机唱起了歌,显示的是“刘英”,我递给了李争,他向我挤挤眼睛,说:“你帮我接了,就说我不在。”老板的吩咐不能不从,我客气地回复:“您好,李总有事出去了……”对方语气冰冷:“你是谁?为什么要接李争的电话?”刘英质问的口吻把我呛住了,我只好如实回答我是李争的员工。
 
我明白刘英一定在怀疑我和李争的关系了,我情愿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,可是,偏偏没有。十天后,我见到了刘英,那是个打扮土气的中年女人,李争一看到她脸就变了,眼神闪躲慌张,刘英则是气势汹汹、来者不善。
 
我隐约听到了他们在里间的谈话,刘英说:“老娘哪点对不起你了?你当初是怎么在我父亲面前许诺的?你这个白眼狼陈世美。”李争语气透着不耐烦和无奈:“我们真不合适,欠你家的钱我早还清了,希望你能放过我。”刘英随即大哭起来,骂骂咧咧说李争进了大城市,看到狐狸精,就嫌贫爱富、忘恩负义,还说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女人。
 
他们在里面闹,我在外面也十分闹心,原来我暗恋的李争私生活如此复杂。这时,刘英出来了,她的眼神像刀子,把我从头到尾扫了一遍。她为什么要这样看我?刘英搁下一句:“老实帮李争干活,他是我的男人,谁也别想夺走。”李争生气地训她:“你疯了吗?看到女人就乱咬,她只是我的员工。”
 
刘英走了,李争眉头皱得很紧,心事重重,又去附近的话吧聊了很久。我悄悄地凝望着他,心里也酸楚极了,这个男人怎么样也和我沾不上边啊。
 
 
九月的一天,我陪着李争工作加班到很晚,他出于补偿,要请我吃饭。我们肩并肩走在灯红酒绿的大街上,看着那一对对亲密的情侣,我有一种错觉,我们是不是也是情侣,只是有些疏离而已。
 
李争挑了家西餐厅请我,这是我们第一次单独吃饭,我受宠若惊,浑身不自在。李争放下老板的矜持庄重,和我拉起了家常。他问我有没有男朋友,不知出于什么心理,我没有告诉他关于杨冬的故事,我说我“没人要”。
 
李争笑我:“你这么好的女孩怎么会没人要?以后我帮你留意。”听了这话,我心里不知是喜是悲,竟不知说什么好。多喝了几杯的李争终于向我吐露了心事:他出生偏远乡村,刘英是他的中学同学,一时冲动做了错事,他们就结婚了。后来李争闯到了城市,为做成生意,还借了刘英父亲三万块钱,但他还清了。之后,李争遇到了志同道合的女孩,相互倾心,他向刘英提出分手,可对方却认定他是没有良心、嫌贫爱富的白眼狼,暴躁偏激的刘英非但不离婚,反而声称要报复那个“狐狸精”。李争的情人现在在北京学习,他们约定回来后就结婚,可现在这个烂摊子让他不知如何是好,家里的母亲也十分反对他“白眼狼”的行为。
 
我默默听着李争的讲述,这一切都与我无关啊,我只是他的员工、普通朋友,我只能客套地说:“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,尽管开口。”“小瑞,你可以做我的临时女友吗?”李争突然说。我惊呆了,莫不是耳朵有了幻听吧?李争赶紧解释:“我的意思是让你假装当我的女友,支走刘英,也让我母亲松口。我不想让他们说我是嫌贫爱富,我现在女友家的确比较有钱,如果刘英知道你是我的女友,大概就不会骂我了。”他的弦外之意是:我压根比不上他的情人。
 
看着李争那张生动的脸,我脑子乱极了,李争又说:“你放心吧,我绝对不会占你便宜,你只是我表面上的情人。”我终于混沌着心答应了,李争并不知道,回到宿舍,我流下了眼泪,我多么希望李争对我说:“当我的女朋友吧。”而不是“表面上的情人”。
 
 
我开始以“情人”的身份和李争出双入对,李争告诉我:公司里的那个大男孩,是刘英家的亲戚,是她派来的暗哨,所以他从不在公司给北京的情人打电话,怕刘英会找她麻烦,他是如此呵护她,可是我呢?他可曾想过我的感受和安危?
 
每天,我都会和李争一起吃饭、一起下班,李争还作戏般地拍我的肩、叫我“老婆”。我表面甜蜜地接受着,心里却酸涩难言,因为要做李争“表面上的情人”,我拒绝杨冬来接我,关系己经疏离了。李争戏做得很足,有时可以以假乱真,我挽着他的胳膊参加他朋友的宴会,给他打理公司,接受他给我买的衣服,我的错觉越来越强烈:我们真的是情侣。可除了表面上的那些,李争对我十分君子,他越是这样,我心里越是空落,我坐拥正宫之名,却享受冷宫待遇。
 
两个月后,李争的母亲要来看他,顺便也要看看我这个未来“儿媳”,不得己,我搬到了李争那里,因为他已向母亲声称我们生米煮成熟饭了。李争母亲严密地查问了我祖宗十八代,终于无奈地表示:“年轻人的事,我不管了。”我过了李争母亲那一关,或者说帮李争真正的情人过了关,我算什么呢?一个布偶、替身?我强烈地懊恼起来。
 
李争母亲走后,李争兴高采烈地招呼我吃完家里的剩菜再走,还说:“我没把你当外人,所以叫你来吃剩菜。”这话让我从头甜到了脚底,他原来没有把我当“外人”啊,就算吃剩菜我也愿意啊,可李争这盘被两个女人吃过的剩菜真会落进我的嘴里吗?我们都喝多了,我不知道向李争唠叨了什么,他抱住了我,那感觉飘渺得像水里的鱼,抓也抓不住,却分明就在眼前。我恍惚中听到李争在说:“小佳,刘英放过我后,我们就结婚。”然后,他温热的唇向我袭来。
 
小佳,是李争真正的情人,可我已抗拒不了李争的身体和热情,便头晕脑胀地迎合着他,当替身也无所谓了。可李争突然推开了我,摇晃着站起来:“小瑞,睡觉去吧,我睡沙发,你睡我的床。”李争清醒过来了,可我却哭了,难道我当个替身都没有资格吗?
 
 
三天后,我被突然闯出的刘英泼了一脸一身的汽油,她指着我骂道:“如果不是你不值得老娘犯法,老娘会泼你一身硫酸,小婊子,给你点教训,看你还当不当狐狸精?”那天,整个楼的人都在看我的笑话,我被刘英扯着头发,拧得青一块紫一块的,她当众指着我又哭又骂,直到招来了警察和李争。
 
刘英当着李争的面羞辱我:“我还以为你能找个什么货色呢?原来是个没钱没势、丑得像猪的破货,老娘懒得用硫酸泼她。”我见过小佳的照片,她很漂亮,而且家世很好,如果刘英知道是她,会不会因妒忌真毁了她的脸呢?闹得一片狼藉后,李争告诉我:“刘英终于同意离婚了,这得谢谢你。”
 
李争的噩梦结束了,我的噩梦却开始了:杨冬向我提出了分手,这个城市不大,我和李争的“绯闻”他早有耳闻。
 
 
和男友分手的事,我没告诉李争,我只是他的替身情人,我答应他时,就没有提出任何要求。那一晚酒后我是想让他补偿我的,可他并没有那样做,如果他做了,将欠我更多。李争是个好男人,他很爱小佳,为了保护她费尽心思,可是,他伤害了我,他能知道吗?
 
后来,李争真正的情人回来了,他们如胶似漆地筹备婚礼。此时,他们的警报己被我解除了。看着他们甜蜜的模样,我只能苦笑。没多久,李争辞退了我,把我介绍到另一家还不错的公司,他歉意地说:“小佳不同意你在这里,真不好意思,我们还是永远的朋友,对吗?”
 
我早就该料到:这就是当替身情人的结局,真正的情人回来了,替身情人自然要被踢出局。朋友都知道我做过李争的情人,还追问我们为什么分开,我没必要告诉他们详情,我的故事他们只会认为是瞎编。我还想保护李争的婚姻,怕歇斯底里的刘英再卷土重来,我这样做,是因为我对李争动了真情。
 
我不光彩的艳史让我在这个城市找男友也举步维艰,谁愿意找一个当过狐狸精、被人当众揪打的女人呢?后来我才知道,我被刘英揪打的一幕被好事的人用手机录了像,传得网上都是,无论我走到哪里,都要背上“狐狸精”的恶名。
 
“李争,我真是你的情人吗?”这句要对李争说的话,我也只能让它消散在空气里。


上一篇:仰望别人的幸福
下一篇:让我们的爱情来一点点醋意